|
21 ~ 37℃ 晴转多云 北京天气详情
客房预订
入住日期:
离店日期:
预订

酒店位置

酒店位置

新闻中心

旅游“人山人海” 可景点上市公司为啥不温不火?

发布时间:2019-05-14

每逢小长假,“跨过山和大海,去看人山人海”的吐槽都会刷屏。在刚刚过去的“五一”4天小长假,全国国内旅游接待总人数和旅游收入双双实现两位数增长,包括四川、江西、河南等在内的15省份旅游收入过百亿元,各景区的游客接待量和门票收入都迎来高增长。

  旅游上市公司表现冷清

  不过人气的火爆并没有体现在二级市场上。截至4月底,万德旅游指数今年累计上涨25%,涨幅与同期沪指持平。而在上周五,同花顺景点及旅游板块的涨幅,在所有板块中排名靠后。

  此前披露完的一季报显示,景区上市公司延续了去年的低迷表现,而且受门票降价影响更加明显,如黄山旅游的一季度净利润同比下滑近7成。

  门票降价,客流量并没有明显上升

  根据此前张家界披露的2018年年报,张家界去年实现营收4.68亿元,同比减少14.7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640.39万元,同比大减60.8%。

  张家界在年报中表示,业绩不佳与门票降价有直接关系——张家界武陵源核心景区门票政策下调环保客运价格,导致环保客运营业收入同比减少3038.16万元,净利润同比减少2137.49万元。

  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文化与旅游规划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苏航认为,我国景区主要依靠“门票+旅游客运”为收入,在景区门票普遍下降后,收入将更加被动。苏航说:“目前很多景区还是门票依赖型。国外成熟景区基本上门票收入占到总收入的30%,而我国景区收入中,门票占了大头,基本占到70%以上。所以门票价格降,对于整个景区的收入影响非常大。”

  而每逢小长假,各景区客流量都已经爆棚,因此降低门票后,在吸引更多客流量方面,并没有明显效果。黄山旅游年报显示,黄山景区2014年、2015年、2016年、2017年游客量增幅分别为8.2%、7.1  %、3.71%、2.1%,2018年为0.6%,为近五年来最低,也导致增幅五年连跌。

  “那么为什么现在我国很多景点门票会这么高?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很多景区是处于投资前期的阶段,这个时候它需要有固定的收入,回收成本。”苏航说。

  重游率低,需要从观光游转向体验游

  除此之外,苏航介绍,目前我国旅游整体以“打卡式”的观光旅游为主,景区的整体重游率很低,并不利于延伸链条的收入增长。而在旅游业发达国家,主题公园及其他旅游景点的重游率在70%以上,其中东京的迪士尼乐园重游率甚至高达83.6%。

  苏航表示:“绝大多数游客本质上其实还是以观光游为主,在一个景点打过卡,下次就会换其他地方打卡,去过的地方更多,是首要目的。只有从观光游向休闲游、度假游转变的时候,重游率才有可能上去。目前重游率比较高的地区,位于这种大城市周边。而那些以外地游客为主的观光型景点,它的重游率大多会低。”

  依靠免税业务,中国国旅独一份

  旅游相关上市公司一季报显示,只有三分之二的公司净利润为正,不到三分之一的公司净利润实现正增长。其中,中国国旅交出了一份亮眼的成绩单。公司一季度净利润同比接近翻番,营收也同比增长超过50%。

  不过孟京认为,在旅游板块中,依靠免税业务获得收入的中国国旅具有独特性,对于其他景区来说不具有太多参考度,“旅游上市公司可以分成三类:一类是属于景区上市公司,像峨眉山、黄山、中青旅(乌镇旅游);第二类以出境游为主,比如众信旅游等;第三类公司太独特——中国国旅,主要是做免税业务,这个也和它业绩的提升有一定的关系。因为免税业务有一定的资源垄断性。”

  守住“金饭碗”,也要延展行业链条

  孟京认为,除了中国国旅的业绩可圈可点,另外两类上市公司的压力都是比较大的。对于其他景点公司来说,要在守住“金饭碗”的同时,在行业链条上下功夫,“未来的旅游的发展不是靠门票来获得收入,而是希望能够靠旅游网点能提供的其他的服务,软服务和硬服务,获得单客的收入的提升。”

  其中,中青旅在2018年年报中表示,面对客流下降、景区门票降价等不利因素影响,乌镇景区加大对会议、展览等高附加值服务的营销力度,拓展文化衍生服务和产品,有效提升了景区综合实力。

  黄山也尝试多个动作,“旅游+”后面叠加了基金及小镇、电商、新零售、供应链、体育、演艺等业态元素,期许在“一山一水一村一窟”基础上增添文旅投资、特色小镇、智慧旅游、文创开发等项目产品,延展和做长主业链条。黄山旅游2018年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完成黄山蓝城小镇投资有限公司设立并启动实质性运作,接洽黄山市内三区四县多个储备项目。